关于p2p 我的劝告

“围而不剿”是去年年底和今年上半年的监管举措,而下半年的整治举措,监管多举措并行、清退不合规平台,可以说是一步比一步凶猛。

几个月前,喜哥已提到,中央下半年的金融模块的工作重心是加强互金整治,建议大家减少持仓比例,小平台只出不进,大平台只可短期持有。

“围而不剿”是去年年底和今年上半年的监管举措,而下半年的整治举措,监管多举措并行、清退不合规平台,可以说是一步比一步凶猛。

加强互金整治,监管的举措有多凶猛?

1.切断支付通道,清退未对接银行存管的网贷机构

投资过p2p的人都知道,如今现留下来活的好好的平台,也就只有是做现金贷和小额信贷的平台,因为其高昂的借款利率给平台带来良好的利润,其利润也能够覆盖着坏账,但很多平台基本上涉及暴力催收,

8月底,包括北京地区在内的相关监管部门约谈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要求后者审慎开展或清退P2P支付结算业务,并提交相应的整改方案和清退时间表。

现金贷业务最开始监管合规要求是借款年化利率36%,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很多平台表面上的借款利率是36%,实则扣除各类服务费,综合利率还是一样的达到100%-200%。

315晚会曝光现金贷“714高炮”后,很多平台老实了一段时间,观望了几个月后又开始出来作妖,所以,8月底监管部门直接约谈第三方支付公司,要求其审慎开展或清退P2P支付结算业务,所以说将现金贷业务两根拔起,也就是说有钱你也放不出去款了。

7月底,多家股份行、城商行和民营银行从去年底今年初开始已经接到窗口指导不能再做资金存款这块业务。

目前贵州银行明确宣布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恒丰银行、广东华兴银行、浙商银行、徽商银行、厦门国际银行、廊坊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在明显缩减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银行存管和支付通道算是p2P网贷业务的命门,把这两块封死了,平台不退也得退了。

2.公安部持续重压,“扫黑除恶”和“云剑”行动,重点打击套路贷

严峻的政策环境,多家现金贷平台已经纷纷停盘。

现金贷大数据服务公司魔蝎科技,9月初警方上面调查,核心高管被带走。

魔界科技作为现金贷大数据抓取最大的公司之一,表明市面上同类型的不合规的产品不能做了,要做只能做合规的产品,综合年化利率控制在36%。

而转型做36%的合规产品,很多平台生存也是一个问题。

3.重点推动三降,清退规模小、背景弱的平台,为“试点”开闸做充分准备。

曾经多地被爆出关于P2P全部清退的消息,先是实锤上海,再后来至深圳。监管存量压降到一定规模,是怕如果大面积的清退必然会引起流动性集中,部分平台发生挤兑,导致更严重的市场风险。但清退已经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据喜哥了解,有很多待收不小的平台都已经和jg签订了清退协议,只是良性清退需要较长的时间,同时也是为了保障出借人的利益,基本上不会对外进行公布。

平台被清退,借款人狂欢?

网贷暴雷潮开始后,很多借款人抱团想方设法搞垮平台,逾期率和坏账率也是直线上升,这对平台来说会无形中加大运营压力,加快平台的暴雷速度。

昨日,监管部门发出通知,P2P平台将纳入央行征信。

这份通知主要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

通知指出,无论在营或已退出经营的P2P平台,均纳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等机构,目前已经101家P2P已接百行征信。

在网贷领域,多头借贷尤为严重,接入百行征信后,对于遏制多头借贷行为,确实起到了减缓作用,如后续接入央行征信,那么此行为将可能会从根源遏制,老赖狂欢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总体来看,在P2P行业正在被逐步清退的过程中,借款人纳入央行征信系统这一举措是算是行业内一个重大利好消息:对于出借人来说是多了一份保障。

p2p行业未来之路何去何从?

1.消费金融牌照制度

随着消费金融的市场发展需求和监管的日趋严格,如今上消费金融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前期业务处于扩张阶段,且处于红利期,业绩增长明显。但其中一些公司业务发展较为粗放,导致后期不良率升高,不得不进行业务调整,银行、互联网巨头等都在积极争取消费金融牌照,未来消费金融日趋走向牌照制以及越来越合规化。

2.严格把控资产端

对于很多平台来说,其资产端的风控严重不足。导致“空气标”层出不穷,包括涉及到给母公司或平台股东自融现象的出现,这些问题在未来将受到严格的监管与打击。同时作为中介机构的定位,要求P2P平台要审慎审核资产端,将资金投向公开透明,尤其是底层资产的情况,要求标对标明晰,严禁止资金池行为。因此对于P2P行业来说,资产端的可控性、安全性是未来各家竞争的核心所在。

3.打破刚兑

一方面,是投资者教育,要让投资者有风险意识。即不存在刚兑的产品,任何产品都存在一定风险的。如何一个产品合规,但出现不可控的因素导致延期兑付甚至是不能兑付,投资者要有一定的意识。不能一出现延期,都来找平台,当然这里的前提是,平台尽到了审慎义务,整个产品符合监管要求。

另一方面,是监管层及媒体的理性度。对于监管层,对于符合监管要求的产品出现兑付风险,应该让市场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由监管出面,让政府来解决问题。该归市场的归市场,该归政府的归政府。

全部评论

最新分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