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的延期 又一次的等待!我们互金人还是我们

如果把网贷平台备案比做一场足球赛的话,从2017年至今,已经经历过三次“加时”。

(本文系作者授权首发作品,未经网贷之家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如果把网贷平台备案比做一场足球赛的话,从2017年至今,已经经历过三次“加时”。

每一个球员都把体能耗尽,全凭意识在支撑,大家都等待着裁判响起终场的哨声,但是第四官员依然举起了“补时”的牌子。没有“金球”,没有“银球”。

也许,网贷平台的最后备案要经历“点球决战”。球员要面对极其残酷的现实,也许你准备好了,临门一脚可以踢进去,但是点球大战,总有“踢飞”的球。无奈、沮丧、最后只留下一落寞的背影。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单曲循环《等待》这首歌,发现跟现在的网贷平台非常的应景。

我为什么还在等待?

我不知道为何仍这样痴情

明知辉煌过后是暗淡

仍期待着把一切从头来过......

是,网贷也曾辉煌过,也曾骄傲过。前几天被“范冰冰分手”而刷屏,那句我们还是我们,也道出了很多无奈,这是网贷从业者和出借人目前最真实的写照。写这篇文章之前,我跟圈里的几个好友聊天,问问他们目前的感受,毕竟备案在一度的延期。很多人的回答不能算作理智,因为他们煎熬了太久。

其实,对于行业人和出借人的反应,是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说到底就一句话:大家还想继续做下去。

2019年已经过半,迟迟等不来备案的P2P未来将走向何方?焦虑的行业人,何时才能睡一个踏实觉?

一、从数据看行业,是否具备备案条件?

根据网贷之家6月月报数据显示:

2019年6月P2P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893.81亿元,相比上月减少36.22亿元,环比下降3.89%,同比下降50.86%。

截至2019年6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864家,相比5月底减少了26家。

6月P2P网贷行业的活跃出借人数、活跃借款人数分别为202.74万人、241.4万人,其中活跃出借人数环比下降4.47%,约减少9.48万人;活跃借款人数环比下降2.99%,约减少7.43万人。

2019年6月一分六合网贷景气指数为76.84,继续下行走势。从一年前的“雷潮”开始,网贷行业的景气指数出现“断崖式”下跌,截止2019年6月,依然在“荣枯线”之下。

从数据上不难看出,整个行业不管是成交量、平台数量、以及活跃出借人数还是行业景气度上都在一个“较低位置”。说的通俗一点,行业凉了。

从一年的雷潮至今,网贷平台该暴雷的暴雷了,不该暴雷的也暴雷了。今年上半年,“团贷网”、“信和财富”也出现问题,归根到底风险释放,并且依然在持续的释放中。这种环境下,平台本身也是有一定的恐惧心理,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从年初175号文件“问世”以来,“以备促退”的是监管的和此次网贷备案的整体思路,行业平台不断的减少,有内部因素也有很多外部因素。

近期,有很多人提出一个观点,今年的七月网贷平台是否还会像去年一样出现“集中风险”?毕竟,金融的周期性比较明显,外加备案延期,平台是不是还会和去年一样,接二连三的倒下?

大概率不会。

也许很多人不认为去年的雷潮是“流动性”风险导致,但是这确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清晰的看到,去年出问题的平台大多数都带有“上市公司背景”或者投资的标的是“上市公司”。给大家说一个非常形象的例子,流动性风险就好比一场拔河比赛,网贷平台就是站在绳子最末端的那个“胖子”,这个胖是虚胖。如果风险来临,就好比绳子让对手慢慢拉过去,大家上学的时候都参加过拔河,一旦对方赢了最先摔倒的是谁?对就是绳子末端的那个胖子,力量从前面传导到后面,谁在最后垫底,谁先摔倒。

放到今年来看,这种流动性风险减小。通过数据不难发现,网贷平台在逐步的化解自身的风险,规模在不断的压缩,数量在不断的减少,出借人数也在下降,那么为什么还备案延期。

这里面主要是有两个问题:

大发3d、网贷平台的“历史过往业绩”,所谓的“不合规存量业务”依旧没有压缩完。这一点请平台自己摸着良心说,之前的违规大额标的、拆分标的、以及很多“资管业务”还有绕道金交所的“拆分业务”化解到零没有?

其实,政策没有出台之前,那些业务不算是违规业务,从824政策开始后,网贷平台的资产端逐步的规范。监管三令五申要求平台把不合规业务压缩至零,但是之前的业务额度较大、期限较长、有的甚至是“虚假标的”、资金池,这些业务处理起来,并非一朝一夕,而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从现在来看,还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逐步的化解。

第二、线下理财依然存在。这里就不点名了,大家都心里有数,从2015年最初的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开始,监管部门就不允许互联网金融平台、网贷平台出现线下物理网点拉投资。但是,依然有平台至今还有线下,并且还发展为线下部分、线上部分,所谓的线下O2O,线上P2P。从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再一次强调了未经许可,非金融机构不得销售资管,不得变相发行、销售“类资管”产品,但是有些机构依然“挂羊头、卖狗肉”。这些机构的风险从2018年开始慢慢的暴露,信合财富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当然,这两点是针对网贷平台本身和行业环境的内部因素。政策的不断调整,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持续深化,也导致了备案继续延期。

然而,2019年4月,行业还是看到了曙光。网传“备案细则”,让平台看到了自己当下除了努力化解风险,还能干点啥,还能做什么?

二、“增资潮”

很多人问我关于网贷平台的增资你怎么看,有的出借人非常直接,问我增资了是不是就能够代表未来备案?增资了是不是就可以投资了?

平台的增资潮并不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而是一个必然的产物。严格意义上来说,任何金融的整治,金融的合规备案,监管部门都要求企业进行增资。这只是大发3d步,也是重要的一步。这就好比阿姆斯特朗说的那句名言:我的一小步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大步。

平台增资的一小步,可以说是“秀实力”、“秀决心”的一大步。

网传网贷平台要取得备案,地方性平台实缴注册资本最低5千万,全国性平台最低5亿。当下,能够拿出这5亿的真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毕竟,网贷平台在前期的发展中消耗了太多的资金,有的平台到现在没有盈利。

客观中立的来讲,网贷平台的增资从一定程度上能够表达出网贷平台争取备案的决心,但是增资并非能够代表网贷平台以后能够完全合规备案。增资只是一个必要条件,并不是一个充分条件。

这里还请出借人注意。网贷平台的备案最大程度上取决于平台本身的业务是否合规,平台的抗风险能力是否有效,平台是否有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而不是我有钱我就能合规。尤其是在平台业务合规问题上,是考验平台合规的最重要一项。所以,也希望网贷平台能够真实、如实的反应自身的问题,尤其是当下,监管要求平台持续“三降”,千万不要拿着增资了、实缴了来吸引出借人。

增资能够反应平台的股东实力,起码是资金实力。这时候能够看出平台的“求生欲”,开始“多方位布局”。说句真心话,还不是让你们给逼的,我也想好好的干平台啊。

三、布局助贷、网络小贷是福是祸?

不瞒大家说,从2018年开始,就有很多平台开始转型布局,有的平台甚至分分时时彩干起了“现金贷”。起初,不理解为啥又干起了这个?后来明白了,平台压力也不小,也要生存也要养人,当时临近年关,也得过年啊。

从2019年175号文件中提到,不合规的网贷平台转型网络小贷和助贷,让很多的平台看到了希望。网络小贷和助贷在今年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崛起发展,有的平台布局较早,做大了规模。面对未来的监管,如果P2P备案不通过,我还可以拿网络小贷或者助贷牌照,如果网贷小贷的政策率先出来,我们先拿牌照。

从金融业务角度来讲,这样没毛病。然而,平台不要高兴的太早,很多网路小贷和助贷,并没有按照监管的规定去做,有的甚至触碰到了法律红线。套路贷、校园贷、砍头息、暴力催收,之前在网贷圈常见的字眼又一次的在网络贷款、助贷圈开始蔓延出来。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一看还是原来干P2P的那帮人干的。

说实话,真的是有点“烂泥扶不上墙,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干坏了一个圈,再去祸害另一个圈儿?

从行业发展角度来讲,多措并举,多布局为了合规,为了生存这对于网贷平台来说是好事儿。合法合规的干,不触及红线、底线是才是当下应该做的。千万别到头来,网贷备案你也没戏、网络小贷你也违法违规,监管给你来个”双杀“,那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9年,也许会在年底迎来网贷平台的备案试点,也许会有一部分平台走到”点球点“附近,等待监管最终的考验。从心里来讲,大多数的行业人都在期盼着这一刻的到来,因为他们等待的太久了。有的人甚至想,早进行早痛快,这“吊着”始终不是个事儿。

通过去年的雷潮、以及备案的延期,大多数网贷平台从“心理”上都变得成熟很多,也许他们没有底气能够通过备案,但是绝对有勇气来试一试。因为人总要有追求,总要实现价值。

讲故事、唱情怀的网贷平台越来越少,当潮水褪去,行业归于平静的时候,网贷人才能够静下心来做事,踏踏实实做事。从2014年的野蛮生长、到2019年的等待备案,所剩下的网贷平台都可以称为“幸存者”。然而,金融的本质并非是看起来华华丽丽且“高大上”的生意,更多是“刀口舔血”、险象环生。经过将近5年多的发展,也许很多互金人不在年轻,他们逝去的是自己的青春,但从中多了一些坚韧。

也许有焦虑、也许有不满、也许有沮丧、也许他们想另谋职业,互金的从业者们,发泄完情绪,擦干眼泪还是望眼欲穿的等待着。但愿,这份等待不要太长久。

用《等待》的最后一句做结尾:每个梦里,都有一个梦,让我们共同期待一个永恒的春天。

历经5年,我们互金人,依然还是我们。

全部评论

最新分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