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贷网从来就没法代表P2P 只能算行业中的投机分子!

去年八月份关于团贷网的消息就不绝于耳,靴子落地,作为头部平台的团贷网终于出事了,实际控制人唐军自首。

去年八月份关于团贷网的消息就不绝于耳,靴子落地,作为头部平台的团贷网终于出事了,实际控制人唐军自首。

恰好三天前接受网贷之家采访时,我就特别指出“P2P网贷行业的洗牌还没有到达最猛烈的阶段,最猛烈的时候,头部平台主动清盘以及一些隐性的暴雷,都将是正常的。”先前P2P行业的洗牌不够彻底的一个明证就是大量中小平台被清退的同时,几乎所有头部平台,无论良莠,都对备案信誓旦旦。团贷网及唐军事件无疑是给很多人打了一记耳光:不是你是头部平台,就一定能活到备案。

作为各大排行榜能够雄踞前十名的头部平台团贷网出事,是不是P2P行业就彻底完蛋了呢?我想说的是团贷网从来就没法代表P2P行业,而只是代表P2P行业中的投机分子。团贷网的覆灭可以视为P2P行业中投机分子被洗牌出局的又一标志性事件。之前则有爱投资的赵春霞等人。

小额信贷在全球来看都是苦差事,线上化的小额信贷——P2P不可能因为触网了就能轻松把小额信贷做好。P2P行业要做好,需要的是真正的高人,企业经营上以及战略规划上的高人,能够在合规发展的前提下很好地平衡机构商业可持续与借款人成本可负担问题。

显然团贷网后面的高人不是教唐军老实做小贷的,而是教了他一套概念炒作和资本运作的玩法。不产生利润,没有现金流支撑,所谓的概念和运作最终必然沦为空中楼阁,摔伤了自己,也祸害了无数出借人。先前有小黄狗的投资人说一直资金站岗排队买不进去,现在好了,也不用排队等了,回去烧支香,庆幸没有成为非法集资参与者。

行业的洗牌会不断将市场上的投机分子洗牌出局,备案之前不把投机分子洗牌出局,那就是一分六合金融改革的悲哀了。能够最终活到备案进而胜出的头部平台必然是得在“战略”和“经营”上有高人指点驾驭,走正路,而不是走邪路。

2018年6月份以来的P2P行业正历经巨变,很多人将P2P的整顿与我国先前的信托业整顿相对比,从1979年大发3d家信托公司成立以来,信托行业先后经历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六次整顿,直到2007年才基本形成了我国现有的信托业市场格局。伴随监管政策彻底落地,信托业于2008年开始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行业规模由2008年的1.23万亿增长到2018年的30万亿左右,成为一分六合金融市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P2P从有监管介入(2015年)到现在也不过区区三四年时间,要想行业及早形成新的可以让监管放心将备案落地的市场格局,不经历一场痛彻心扉的行业苦难是难以想象的。而P2P备案之后的未来是否能够复制信托的路径,则完全取决于当下合规头部平台当下如何作为,能够让监管觉得踏实放心,能让国家觉得真正能够对于实体经济的发展有价值、有贡献。

无论如何,团贷网的暴雷必然会极大影响头部平台以及整个P2P行业的信心指数。由于团贷网这样的投机分子出事,短期之内部分合规平台好不容易恢复起来的元气又将继续承压,网贷行业经营的难度和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大。是否值得继续走下去,以何种方式离场都是所有网贷从业者共同面临的问题。对于私下咨询我的行业人士,我是如此告诫的:这场舞会的音乐是否会停止,何时停止,停止之后是否还会有新的音乐奏起,都是存在不确定性的,如果心脏实在不好,在能够抽身之时完全可以考虑离开舞池。

我对于还在努力合规发展的平台表示鼓励。只是合规的道路注定坎坷,前行过程中必然洒下无数的血和泪。很多时候需要多多坚持,才能最后守得云开见月明。但在行业整体低谷期,一定要做好战略,做好经营,如果经营有窟窿,绝对不能抱着侥幸心理,应当当机立断。如果选择离开,我在这里呼吁从业人员要有担当,承担起自身对于出借人的责任和义务,要相信一分六合金融市场的未来必然更加开放和包容性,不做P2P,只要信誉在,还能够做其他的,继续为数字普惠金融挥洒汗水。

最新分分时时彩